发热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热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成为魔王的方法15

发布时间:2021-01-21 07:00:30 阅读: 来源:发热芯厂家

第十五话、画出阿鼻地狱的绘图吧-1

「师父大人!请、请你再考虑清楚!」

「不。这件事已决定好。」

面对恳切哀求的丝碧娜,奥尔果断地拒绝。

「可是,师父大人之前不是说不会对拉法尼斯出手的吗?」

「多事。此一时,彼一时也。现在我们的战力已整备好,正是挑战他们的大

好时机,虽说比预期中早了一点。」

知道奥尔藉词已齐集充足战力,所以要攻击宗教国家拉法尼斯的事,反对的

丝碧娜直言劝谏。

虽然没开口,艾莲和拉露都不赞成奥尔的做法。之前奥尔明明说了那是不能

招惹的对手却反口。

她们都知道原因,就是要『让优妮丝复活过来』。

死亡是绝对的事。死去不久还能靠高级的魔术来复活。另外,带有强烈怨恨

离世的人也容易变成亡灵残留在世上。

可是完全死亡的人不可能复活。曾经有很多关於活人前往死亡之国,带回妻

子或儿女的传闻,却没有真实成功的事。

相反失败的例子甚多,带回来的「东西」面目全非,多数是令人恐惧得逃走

的怪物,甚至会吃掉其他人。

相传英雄在死后会加入天上的众神之下,位居末席。奥尔想攻进天界让人复

活的事只可说是无谋的天方夜谭。

「没什么好说的。你们回房间候命吧。」

奥尔甩开伸出手挽留的丝碧娜,迳自走进地底迷宫。莉露从旁跟着他,配合

他的步伐飞行趁机会说话。

「呐,奥尔……不只丝碧娜,我也觉得这样做不妥当呢……要怎样说,这样

不像奥尔的作风。」

「不像是什么意思?」

奥尔停下脚步,目光凌厉地盯着莉露。

「奥尔一向不会那么焦躁和感情用事。不管做何事都会冷静地订立计划,不

会做无谓的事,那样才是奥尔的方式。」

「不要一脸什么都清楚的样子说!」

奥尔抓着莉露的头拉近自己。

「我没有改变,一直以来都是以得到『全部』为目标……为此才需要绝对的

『力量』!」

奥尔用凶狠的眼神盯着莉露,让她想起初次跟他见面时也是那种眼神。

冷静沉着而慎重坚定。莉露从奥尔的样子想到他处事何其认真。

假如找不到龙脉,或者挖不出成果,没法取得预想中的魔力量,没制作出迷

宫核心等等。

只要有一次失败,所有事都没法完成,奥尔是个赌上全部人生的男人啊。

尽管如此,莉露还是觉得奥尔这次的表现很不寻常。

「那时候,难道……」

莉露到现在仍清楚记得那场面,优妮丝吻奥尔的一刻却被札伊托列特砍头。

「你认为如果愿意抱着优妮丝,她便会平安无事吗?」

「那只是你凭结果推测的假设。」

假若那时候奥尔相信优妮丝,率直地让她回来做同伴,她可能不用死。

奥尔被为此纠结感到很苦恼吗……莉露的的想法对了一半,也错了一半。

「我不会改变主意。要说的话只有,如果那时候我方有能压倒札伊托列特的

战力便好了。」

奥尔说完稍为冷静下来,放开抓着莉露头部的手。

「你们把我想得那么愚昧啊。我要说清楚,不会拘泥於优妮丝一人的性命,

也不会打没把握的仗。

我了解到现今的战力有所不足,所以暂时不会进攻拉法尼斯。「

奥尔转身走并吩咐莉露。

「你叫艾莲过去会议室,我要对她说关於白妖精的事。」

「嗯。明白了。」

莉露点头凝望着奥尔的背一会。即使有点失去冷静,奥尔仍是奥尔。不过有

些事反映出他失去冷静的事实。

优妮丝的遗体好好放在她的房间中,慎重地以魔术严密保护。

优妮丝诉说爱意时死在奥尔面前,让他与老师拉兹的记忆重叠了吗?

莉露想到这里,胸口莫名地刺痛起来。

「应该要感谢你吧。」

「感谢?」

奥尔的话让艾莲侧头。

「拥有如金丝般的头发和丝绢般的肌肤的美丽公主,白妖精赛莉斯。

有像木块那样的茶发和树叶色的绿眼,勇猛的森林居民伊凡。他们彼此相爱

却因为种族的障碍不能结合。

因为邪恶狰狞的黑妖精来袭,於是人类和白妖精联手击破入侵者。

自此以后人类和妖精打破隔膜,共同建立并居住在同一条村中。「

「喔。」

艾莲浅浅地笑了。那笑容像冰制的小刀那么薄却具有压逼感,比愤怒发狂可

怕得多。

相信连忙站好的四位部下也有同感,她们因为艾莲的笑容不寒而栗。

「太过份了!让他们见识一下厉害吧!」

美奥由衷地为她们发声。奥尔的看法是先出手的艾莲一族自作自受,但他无

意道破。

支持黑妖精的美奥似乎完全没那样想过。

「啊,美奥,我们的朋友啊。你的意思是愿意把力量借给我们去复仇吗?」

「当然啦。艾莲小姐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

美奥侃侃而谈。她们之间的感情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得这么好了。

过往美奥着艾莲等妖精总是很恭敬,现在已站在对等地位能轻松交谈。

「可是敌人十分强。我们黑之氏族尽全力也不是他们的对手。要如何作战才

好?」

艾莲的部下提出疑问,奥尔点头回应。

「不论派人类士兵或妖魔,还是让美奥出力都嫌太早。

只要你们能接受,我有一个不用多费气力便能取胜的方法。「

「请问是什么方法?」

艾莲问道,奥尔不怀好意地笑着说:

「放火烧光。」

画出阿鼻地狱的绘图吧-2

那是跟堪称地狱绘图的惨烈场面。

「哈哈哈!烧吧,烧吧!」

平常行动磊落,坦率的性格不复存在,艾莲全没掩饰残忍地不断射出火箭。

「现在你们一起跟着喷火吧!」

美奥控制地狱猎犬们喷出火焰,火势立刻沿树木蔓延开去。

住在森林的人和白妖精们没法抵抗,只能狼狈地逃走。

因火焰而形成的上升气流让箭不能随意飞行,以魔术操纵树木的白妖精听到

动物的叫声。

因为树木被烧着,面对来自地狱的魔兽亦无能为力。

「这样没问题吗,主公殿下?以捕捉白妖精为目的,放火岂不是背道而驰?」

艾莲射完所有箭之后问奥尔。

「没问题。虽然用火包围着他们的村落,但有故意留下一条生路让他们逃走。」

奥尔加了一句:那条是通往真正地狱的路。

「真正地狱的意思是?」

「路根在那里。」

意指有恶魔等待他们所以叫地狱啊,艾莲理解这想法。依附在札伊托列特身

体上的路跟无疑是奥尔阵营中数一数二的战士。

就算『铅之诅咒』已解开,身为高等恶魔的路根也不怕等闲魔术,而且它跟

札伊托列特不同,可以控制火焰和用魔术飞行。

亦保留着札伊托列特生前超乎常人想像的臂力,足以一击打破城墙。

在出口逃生时遇上那恶魔,注定白妖精们气数已尽。艾莲这样想,即将能报

仇雪恨的时候,一支箭划过她的脸颊。

「果然来了……你们不来才奇怪吧。森林的居民还有白公主啊!」

艾莲舔着流下的血,冷笑地瞪着那对男女。

「你果然仍没死呢,黑女王艾莲!」

拥有名不虚传的出众美貌,被艾莲死盯着的白妖精赛莉斯如此回应。

她那修长的身躯和小巧的脸,即使身处火焰之中沾上飞灰,仍然散发出高贵

气质。

「两次袭击我们村的罪,现在便要你以死来偿还!」

赛莉斯身旁是森林的居民伊凡。他头戴插着大羽毛的帽子,一双绿眼以像鹰

那么锐利的眼神像要射穿艾莲的身体。

「那是我要说的话。为了报同胞被杀的仇,让你们尝清楚痛苦的滋味吧!」

不论赛莉斯、伊凡或艾莲都是一流的弓箭手,不容易对付。

「啊,说完了吗?」

跟这场面格格不入的开朗声音响起。

「要出手了!」

下一刻艾莲只见钢铁的东西从眼前飞过,冲击得赛莉斯和伊凡飞上半空,再

像人偶般掉在地上。

「刚才那,那是什么?」

「是戈尔贡的祖。它全身皮肤如钢鐡那么坚硬,不用担心被弓箭杀死呢。吉

尔、祖艾露,把他们带过来。」

黑犬照美奥的指示咬着赛莉斯和伊凡的衣服抛上背走过来。

他们的手脚朝奇怪的方向扭曲动也不动,大概仍没死。

「美奥,有你这个朋友真是太好了!这刻我从心底这样想。」

艾莲看到两只大黑狗和像钢铁的雄牛恭敬地服从美奥,这个愉快地笑的纯朴

少女,不禁由衷说出感言。

「哦,我也觉得跟艾莲小姐做朋友太好了。」

美奥好像不明白似的侧头回答。

「看吧,多么壮观的场面啊。」

艾莲看到塞满牢房的犯囚,恣意欢笑地说。森林的居民和白妖精们除了有部

分死掉,其他都被生擒到这里。

尤其注意没让年轻的少女们受伤。

「偶尔觉得你很了不起。」

「应该好好慰劳我嘛,主人。」

看来很疲倦的路根回答。它在那场火守护了所有逃得最慢,最容易烧死的幼

女,为此尽了全力。

「请问主公殿下,如何处置这些囚犯?」

袭击森林并取得全面胜利的艾莲似乎已把恨意抛开。她知道奥尔想得到新战

力,所以不说出要弄坏他们的话。

艾莲刻意让那些囚犯了解,即使不符合自己的意思,也不会为了一己之快而

苛待杀死她的同胞的人。

「一两个人的话有很多方法洗脑或调教好……但这个数目,果然只能当人质

那样处理吧。」

奥尔不分种族地把男女分开囚禁,然后对男的一边说:

「居住在森林的你们啊,我的名字是奥尔。人称魔王,你们已败给我。

因此听从我的命令,为我献上弓箭的力量吧!「

「不要开玩笑!你以为自己是谁!」

「宁死不从!」

「我们是值得自傲的森林居民,不会向恶势力屈服!」

妖精和人类纷纷开口,反应全在奥尔意料之中,他继续说下去。

「难得你们有此志气……不过你们有一点忘记了吧?对,你们的女人啊。」

奥尔的语让那些男人颤抖起来。

「坦诚服从我的话,我会保证女人的安全。但如果有人反抗……」

「卑鄙小人!」

男囚犯们咬牙切齿地瞪着奥尔。

「说来你们是高贵勇猛的森林居民,提到女人也不会改变心意,有决心不惜

犠牲来反抗吧?

我考虑过对抱持正义之心的你们来说,怎样才是最有效的方法呢?「

男囚犯听到奥尔的话都大惑不解。

「人类男人反抗时,便惩罚妖精女人。

妖精男人反抗时,便惩罚人类女人。

怎样,比起同族,忍心让亲密的邻居受苦吗?「

「可恶……!」

「不、不要乱说!」

奥尔笑对一众男人,不理他们怎说。

「人类反抗应该由人类受罚才对啊!」

不知那个妖精的话,让囚室一片寂静。本来混在一起的人类和妖精,彼此拉

开距离。

「啊,这番话很对。不过对互相信赖的你们有用吗?为了女性着想,说来有

个救济方法可以解决问题。」

「救济方法?」

听到有个男人战战兢兢地发问,奥尔抬起头来。

「妖精们在人类想谋反的时候告密揭破,妖精女人便不用受罚,由人类女人

受罚。反之亦然。

因果报应,不应该让无辜的人受罚。「

男囚犯们都了解奥尔没说的话。『惩罚他人比惩罚本人更有效』,事实上奥

尔没如此细想。

他只是开出条件,离间人类和妖精的感情,让他们互相监视而已。

如果全部人和妖精一起反抗,根本不怕这种条件。不过单方面反抗时,只会

惩罚一方的女人。

如果其中一方暗中反抗,另一方却会受罚。奥尔想试探人类和妖精的信赖关

系。

人类和妖精如果有「真正的信任」,懂得一起反抗,无疑可以打击奥尔。

正如被黑妖精袭击时能团结一致,只因除此以外没其他方法生存。

跟逃向没被火烧的地方道理相同,理所当然会选择惟一的方法。人类和妖精

的做法一样。

可是超过一种方法时便会有不同选择。

价值观、寿命和立场有分别,人类和妖精意见不同时,总要花时间讨论找寻

共识。

现在有那么多人和妖精,不可能让对方完全接受一种意见。由此可预期,只

要有一人背叛,叛乱计划也会失败。

於是男人们始终会沦为奴隷,让他们在近距离下互相监视便好。

奥尔转身离开,前往另一个单独囚禁的囚室。

处理完群众,接下来轮到首领,赛莉斯和伊凡了。

画出阿鼻地狱的绘图吧-3

「立刻放我走!」

白妖精公主赛莉斯劈头便高傲地说。

虽说被称为公主,但是他们居住的地方实际规模很小,与其说是一国不如说

是部落。精简的村子没有很多居民聚居。

不过在云集漂亮白妖精的一族中,赛莉丝的美貌也是出类拔萃,可谓配得起

公主身份的美。

同为白妖精的夏露怎看也是稚气的样子,相比之下赛莉丝有着成熟美女的魅

力。

赛莉的身材修长而且手脚纤细,身高差不多及得上奥尔。

气质与美兼备,活像一尊艺术品。在火场中仍无损其美貌,经过沐浴梳洗后

更让她的美肌增添光彩。

透过粗糙的犯人服可看到她丰满的双峰,不比人类逊色。在普遍偏瘦的白妖

精中算是破格的巨乳。

「你明白自己现在是什么情形吗?」

「当然。你们这些卑鄙邪恶不知羞耻的人胡作非为,让我有如此际遇。

假若你还有良知知道错了,就快点放我们走!「

大放厥词的赛莉斯看来很认真。

「不知耻吗……可能是那样吧。可是人类全都是这样的,就算是你爱着的伊

凡也是这种男人……

不,连妖精也本性如此。「

「不要胡说!伊凡才不像你呢!他是强大温柔,比谁都勇敢高贵的人。怎会

像你这种鄙劣的人……」

「好,让你看看证据吧。」

奥尔见赛莉斯无意住口,便打断她。

「我不相信所谓爱情这玩意,那只是附带在肉欲上的表现。

如果有真爱存在,证明给我看吧。做得到我便承认你们的正义,可以放你们

走。「

「要怎样证明你才相信?」

赛莉丝听到奥尔追求的东西,即使明白但仍很担心地问道。

「一星期内,我会不断侵犯你。让你变得污秽不堪,饱受屈辱,务求以欢愉

的快感令你屈服於我。

只要你在之后能保持自我,维持你们之间的爱情,我便承认那是真爱,释放

你们离开。「

「假如不接受这提议呢?」

「你们将没法再见面,静候死亡来临。」

听到奥尔的话,赛莉丝深呼吸吐气下定决心。

「明白了。可是我的身心早已属於伊凡,我不能独自接受条件。

让我跟伊凡见面,得到他同意后这场比试才能成立。「

「好吧。」

奥尔叫艾莲带伊凡过来囚室前。伊凡被绑着双手和锁上铁链,不能随便靠近

赛莉丝。

不过他们都为再会而喜悦,互诉爱语。

伊凡听到「比试」的事十分惊愕,然后狂怒起来。然而为了生存下去最后只

能接受。

「赛莉斯,即使你如何被邪恶沾污,也不会让你的光芒减退,我发誓会不变

地爱你。」

「嗯,伊凡……我决不会向恶势力屈服。我会努力抵抗,不让阴险的魔王的

妄想得逞。

让他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强、最美丽的东西是什么。「

「赛莉斯。」

「伊凡。」

「够了,到此为止。」

奥尔受不了迳自进入爱情幻想世界的伊凡和赛莉丝,不胜其烦地拉动伊凡的

锁链交给艾莲。

「那么,一星期后的结果,真让人期待啊。」

奥尔命令艾莲带伊凡回他的单独囚室后,便进入赛莉斯的囚室。

「好了,现在便来吧。」

奥尔说着从怀中取出药瓶交给赛莉斯。

「这是什么东西?」

「媚药啦。不想花那么多时间在各种前戏上。」

「你,你以为我会喝下去吗?」

「媚药只是催情剂,强制令身体发情。你说过的『这个世界上最强、最美丽

的东西』竟敌不过药物吗?」

奥尔的嘲讽让赛莉斯语塞。

「里面加入了避孕药以免你怀孕,快喝下去。」

「这种事应该早说!」

赛莉斯打开瓶子喝下液体,有种怪怪的苦味。她因为喉头发热而歪着脸。

「好,趁药力未发作,劳烦你来侍奉这里了。」

「侍奉?」

「就是用口和手爱抚的行为。」

赛莉斯厌恶地睁着奥尔,奥尔却不由分说拉着她的手摸向自己的肉棒。

「不要用牙咬啊,敢那样做小心剑刄吻上伊凡的身体。」

本来赛莉丝正竭力反抗,听到这番话不再使力乖乖服从。

「保持适当速度的动手,舌头从下面舔上去,平均地舔。」

赛莉斯被按着低头,拚命忍耐不吐地用手和舌头爱抚奥尔的肉棒。

「技巧太差了。也罢,我来自行取乐吧。」

奥尔紧握着赛莉斯的头,像插进私处那样伸腰挺进她的口中。

「唔唔,唔咳,唔!」

因奥尔的肉棒粗暴地深入咽喉,赛莉斯辛苦地哽咽起来。

奥尔不管她继续抽动。

「要射了……全部喝下去!」

奥尔往她的喉咙恣意射精。

「唔,唔,哈咳!!咳喝,咳!」

赛莉斯被大量精液呛得不住咳嗽,连忙移开口吐出来。无法形容的苦涩和臭

味袭向鼻头,令她有种最差劲的嫌恶感觉。

「叫你喝下去啦……算了,之后你便会变得再讨厌也愿意喝下去。媚药应该

生效了,躺在这里张开大腿吧。」

还在咳嗽的赛莉斯觉得身体似被火烧,依言躺下。奥尔对自己很有自信,赛

莉斯也有信心保持自制。

「要插进去了。」

奥尔尽量分开赛莉斯的双脚,插入她的私处。他的自信来自下半身,认为比

伊凡的东西更大更硬。

对着喝下媚药的赛莉斯,一定会让她的肉体得到强烈的快感。

「吖啊……」

赛莉不作抵抗,让快感传遍全身。妖精们因为其漂亮的外表,常发生被人类

抓走当成奴隷的事。

赛莉斯年少时已很美丽,所以族人早已教晓她这方面的心得。

不要抵抗,无谓的抵抗只会消耗体力,自然地接受快感再找机会逃走才好。

大概因为服下媚药,赛莉斯生理上不接受跟奥尔性交的厌恶感已消失,只有

强烈的快感袭来。

不过赛莉斯只有跟伊凡交合时才能满足心灵。因此赛莉斯认为凭那份幸福,

不管遇上多大欢愉,也不会把心陷进去。

「唔,喔啊……嗯啊……唔嗯嗯。」

娇喘不已的赛莉斯让奥尔加速抽插。

「射了……接下吧!」

伴着噗噗的声音,奥尔尽情射进赛莉斯体内。赛莉斯颤抖着呼气。

只要熬过之后的六天,便可以救出同伴了。魔王根本不算什么,在床上只是

个男人。

如此想着的赛莉斯,突然被翻过身体背向奥尔。

「哎?」

「这次从背后位来。」

不待赛莉丝回应,奥尔一把抓住赛莉斯的腰,再度把坚挺的肉棒插进去。

「哈咿……什、什么……还没完吗?」

「你这样说就怪了。」

听到赛莉斯的疑问,奥尔充满恶意地笑着回答。

「说好在七天内侵犯你吧。还没经过一刻时间呢。」

「怎可以……你在说笑吧?」

赛莉斯以抖震的声音说。

「谁说笑啦。我的身体精力十足,可以在一星期,八十四刻(168小时)

间不停运动啊。」

赛莉斯闻言再也没法保持从容。

画出阿鼻地狱的绘图吧-4

「啊啊……哈啊啊……」

高波和低波。

赛莉斯的意识像小船在两股波幅之间被翻弄那样。

极度疲劳得不能凝定眼线,万千思绪缠在一起那么混乱。

她只能随着高波发出甜美的喘叫,随着低波摆动屁股。不会做其他反应。

她全身沾满精液,连思考也不会,意识像到了遥远的地方。

她的双腿之间不断流下白浊的精液,双目无神嘴巴半开,这幅模样让人难以

相信她是美丽的妖精公主。

「啊啊啊……」

体内的插动和温热的感觉带来另一波高潮,赛莉斯反射性地高叫渴求快感。

她连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也想不出来,只会扭动腰身迎合。

「唔……啊……」

奥尔的肉棒经过长时间以后终於抽离她的私处,赛莉丝发出细小的声音。

奥尔在里面已射精十次,赛莉斯根本没法记住这数字。

只是填满体内的东西突然消失,让她有种失落感才出声,并且从脚部使劲将

屁股伸前。

代替令她期待的插入快感,出现在她面前的是勃起的肉棒。赛莉斯没犹豫地

含住沾上爱液和精液的肉棒,舔着吸吮起来。

奥尔在性交过程中没给她任何食物,她只能吃下奥尔的精液。含有丰富魔力

和荣养的精液足以维生,份量也很多。

初时赛莉斯为此感到很愤怒和绝望,但是一星期不吃不喝实在没法生存。

纵使不愿意,还是习惯下来了,现在甚至会感到美味。

为了让奥尔感到舒服,射出更多精液,赛莉丝热心地舔着,变相是侍奉他。

她用丰满的双峰夹着热热的肉棒,两手摇动乳房诱惑奥尔,伸长舌头舔着先

端。

赛莉斯脸贴着挺直的肉棒舔吮阴囊,同时用白晢的小巧手指抚弄肉棒,像要

品尝野莓那样用嘴唇往上方吸吮肉棒。

她不顾仪态地张大嘴巴刺激先端吞下去,再用舌头刺激龟头边缘用力吸吮。

「唔,唔唔……」

赛莉丝瞇眼把喷出的精液吞嚥下去。

第一天时她咳着吐出来,现在却变得用舌头尝味,自然地喝下去,身体不加

思索地动起来。

「唔呼……」

喝下大量精液的赛莉斯似乎很满足地发出声音,伸展着身体。她不作反抗,

香汗淋漓地在床上转身,大大地张开双腿。

「哈嗯……」

赛莉斯感觉到巨根在前面,娇喘起来。她慢慢把手脚缠上奥尔的背,摆动纤

腰让私处迎合奥尔。

「约定的一星期已过。」

奥尔对沉醉在欢愉中的赛莉斯低语。

不过赛莉斯好像没听明白,用力把脚挂上奥尔的腰,表示要他插进去。

赛莉斯喜欢深深插入更甚於浅浅摩擦。肉棒直达体内深处的感觉,让她十分

满足。

「这样真的好吗?伊凡在等着你啊。」

伊凡。

简单的一句话,令赛莉斯猛然醒觉,清楚想起怎样一回事。本来变得麻木的

四肢回复感觉,身体也感到很疲倦。

她终於回复理智。

「伊凡……我,我没有屈服!快释放伊凡和其他人!」

赛莉斯双眼回复光彩,表情和言语间带着强烈的意志。即使全身被精液沾污,

也难掩发自内在的光芒,显示她的坚强。

「真让我吃惊,竟然保留着这份强大的力量啊。」

奥尔不禁睁大眼。刚才仍那么贪婪地追求快乐,一脸茫然,想不到一听见爱

人的名字便能令赛莉斯恢复自我。

妖精的坚定爱情果然非虚,可以终爱对方一生啊。

「很好,是我输了。待会便带你去见伊凡。」

奥尔吩咐下人准备热水,让赛莉斯清洁身体和好好休息。睡了一觉的赛莉斯

跟随奥尔在迷宫中走到伊凡的囚室。

「咦,我的主人……莫非输了吗?」

莉露在途中睁圆眼腈不客气地打量赛莉斯。

「对。不愧是白妖精公主,不能直接从正面攻陷。」

「连做七天吗?真厉害呢……」

莉露衷心佩服地说,她带头为奥尔打开木门。

「这边只需三天便攻陷了。」

赛莉斯看到里面的情景吓得不能说话。

不知有几个淫魔在舞动,中间的伊凡只管侵犯她们。他的脸十分消瘦,目光

呆滞地盯着众淫魔。

只有肉棒挺立不倒,不断进出淫魔的秘穴,让白浊的精液四散。

「伊凡?」

赛莉斯的呼唤未能让他停下动作,继续专心性事。

「伊凡,快醒过来啊!」

「呜,哈……咕……」

赛莉斯激动地摇晃伊凡的肩膀,高叫他的名字,但是他仍然只懂得抽插淫魔。

「伊凡,我赢了啦!已经可以离开这里!伊凡!!」

赛莉斯悲伤地诉说,伊凡没有回应,眼神空虚地动着腰。

「没用啦。」

其中一个淫魔笑着说。

「这个男人已出卖灵魂。他说只要性交便好,不需要其他东西啦。」

「问他对恋人怎交代时,他却回答那个女人比不上我们呢。」

「怎会……」

赛莉斯颓然跌坐。奥尔把坚挺的肉棒伸向她,她便反射性地含着。

「唔?」

赛莉斯这才发觉自己在伊凡面前含着其他男人的肉棒,想吐出来时,奥尔用

手按着她的后脑不让她那样做。

尽管恋人在脸前含着别人的肉棒,伊凡却完全不理,继续抽插淫魔。

「你的内心确实战胜了快感,但身体是另一回事。」

奥尔抓着赛莉斯的胸部,用脚抚弄她的双腿之间。只是这样已令她的私处湿

润起来流出爱液。

「这刻就算让伊凡的肉棒插入你的体内也不会有感觉。这段时间中我已把你

的身体改造成我专用的物品。

看吧,伊凡的肉体和内心都败给淫魔了,人类就是那样的。配不上拥有数百

年寿命的你,一生只爱一位伴侣的妖精吧。「

伊凡并非不忠诚,只是他不可能抗拒专门诱骗人类而存在的淫魔,根本没人

可以做到。

奥尔对自己的性技很有自信,可是赛莉斯仍能忍耐到底,多么强韧的精神啊。

可惜她寻求恋人也有这份精神,这正是错误的根源。遭受信赖的人背叛,赛

莉斯的心只能落得破碎不堪。

「呐,我的主人,很久没宠爱我啦。」

莉露撒娇似的抱着奥尔的手臂。

「不让我出手,特地召唤新的淫魔对付伊凡,人家很想知道原因呢~」

莉露不怀好意地笑着说,奥尔不在乎地回答。

「只是因为你身为淫魔魅力不足,我认为没法攻陷那男人。」

「哼,竟然这样说?来确认看看我的魅力是否不足啊!」

莉露用胸部夹着奥尔的脸。

「只懂用这种直接的行动已说明魅力不足。不会採取其他间接诱惑方式吗?」

淫魔和召唤者之间的打情骂俏,像恋人一样的互动,赛莉斯只能羡慕地看着。

「我了解你的心情。」

奥尔没漏看赛莉斯的眼神,温柔地开口。

「我已舍弃人类的身体,能活数百年,妖精可能亦比不上我。因此我能明白

你的感受。」

赛莉斯只能接受奥尔伸出的援手,没其他道路可走。她的脑袋知道那是奥尔

刻意铺排的路,可是内心没其他选择。

单独虚张声势下去亦无济於事,她明白到还要顾及其他同伴。

於是森林的居民和白妖精们正式完全切断羁绊,同时成为奥尔的部下。

「奥尔,大人。」

将赛莉斯和伊凡分别送回去之后,奥尔回到一段时间没回的个人房中。玛莉

忽然从他的身下出现。

「怎么啦。」

「苏菲……苏菲她……」

「丝碧娜怎样了?」

玛莉是丝碧娜的同乡,平时依然叫着她的本名苏菲。

奥尔发现抬头看着自己的玛莉眼有泪光,便蹲下来配合她的视线高度。

玛莉虽然年纪小小,但是能理解奥尔很忙的事。这刻奥尔正忙着,玛莉不会

无缘无故地过来找他诉说。

「不在啦。」

那正是引起这次灾祸的原因,如果玛莉能早点通知奥尔这件事,或许能改变

之后的命运吧。

「什么地方也找不到苏菲啦。」

可惜已经太迟了。

-----

第15。5话、迷宫解说

第十五话完结时的地底迷宫

层数:5瘴气:80恶名:85储存魔力:45(单位:万/ 日)

消费魔力:30(单位:万/ 日)

新的设施:

牢狱

用来集体监禁大量捕虏的牢房。特别建得比单独囚室更坚固,以防囚犯集体

逃狱。

新加入战力:

路根in札伊托列特

战斗力:12消费魔力:2下级恶魔路根依附在铅之英雄札伊托列特的屍体

中。

虽然失去了让全部魔术无效的『铅之诅咒』,但是气力犹在。

保留跟英雄札伊托列特相若的惊人战斗力,甚至可夸耀地说在其他英雄的威

力之上。需要用魔力维持活动。

梅托斯

战斗力:17正确来说不是部下,因为曾利用她作战才记录下来。

拥有压倒性实力,最古老最强的龙。单计战斗力无疑是世上最强。喷出的气

息令有剧毒,除此之外没什么特别能力。

单纯以巨大的身躯、坚硬的鳞片、强大的力量、尖锐的爪成为威胁。

沃尔夫的战斗力算起来是15,赌上性命战斗才跟梅托斯难分高下。

赛莉斯(白妖精)

战斗力:8最大储存魔力:7统率安稳快乐地在森林中生活的妖精们的白妖

精公主。

箭术和魔术技巧不下黑妖精族长艾莲,她的身形修长纤弱,令人难以想像如

此强。另外她的魔力储存量比黑妖精们高。

白妖精和森林中的居民

战斗力:6最大储存魔力:2包括赛莉斯的部下和森林中跟妖精结盟的居民。

除了有一流箭术也可以使用魔术。实力比艾莲手下的黑妖精低一级,比艾莲

和赛莉斯低两级,但是整体数目多很多。

淫魔(Succubus)

战斗力:2消费魔力:0。1最大储存魔力:10女性恶魔,基本上和莉露

有相同能力。

追加召唤出来的一众小恶魔。

和没附身在札伊托列特身上时的路根的实力相等,不过有各种外型和不同能

力。当中有正太控、恋粪狂(scatologist)和恋动物狂(zoop

hilia)等不同性癖。

迷宫现况:

瘴气愈来愈浓烈,没足够训练的人连进入最初的分层也承受不了,而恶魔和

恶灵却不费力便能活动。

迷宫内的屍体,就算很接近入口,如果不认真处理也会变成不死怪物自行走

动。

迷宫的恶名远播,达到乡间也无人不知道魔王名号的程度。

吟游诗人们为迷宫的事迹编写故事,特别是描写沃尔夫王结束人生的叙事诗,

长期最受人欢迎。

彩票彩六

终结者2审判日

九珑诀游戏

象棋巫师超级引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