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热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热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成功的代价第十五章

发布时间:2021-01-20 13:20:15 阅读: 来源:发热芯厂家

第十五章

我在那里?对了,是我要求小金载我来木屋参加庆功宴,然后他们想要轮奸。

后来三个人还没开干就一起高潮,小金除外。

小天精液射在我口中,老三老四一手蹂捏我奶子,一手自慰,两人齐射在身

上脸上,一坨坨半透明的精液布满身体。

小金扒开我的大阴唇,渍渍有声大股的吞咽我的蜜汁。

我微微睁开眼,看到4个大汉带着头罩坐在床边,「我怎么在这里?」

小金:「你是爽昏头晕过去了,我们都还没开干呢。」

我闻到一股腥味,手摸了脸颊一下,滑滑的液体仍然留在胸部脸颊头发。

眼睛在往下看,原本白白的乳房红一块青一块,乳头红肿的挺翘在乳房顶端。

在刚刚粗暴的蹂躏下,小骚穴居然还水淋淋的,这就是我淫荡的本性吧;想

着想着,两条腿就交叉相互磨擦。

「你们看啊!她高骚还没退,已经在扭腰摆臀勾引我们了,要不老三先玩深

喉咙。」小金刚说完,小黄迫不急待地把那半硬的老二送到嘴边。

我偏过头:「你们先让我洗干净再玩好吗?」

小金:「我们会用精液帮你洗干净,你的皮肤会更白嫩,赶快张大嘴让小小

黄进伸进去。」

我无奈张开嘴,小小黄夹带一股刺鼻的腥味,恶心反胃的感觉,我又偏头闭

起嘴巴。

「啪……」挨了小黄一记耳光,「啊……」疼痛的大叫一声:「我又没说不

帮他吹……」话没说完,「啪……」巴掌打在另一边脸颊。本来还想抗拒,看到

他头罩露出暴捩眼神,心里一阵哆嗦,提醒自己要尽量骚浪些,满足这些禽兽,

这也是自己见到猛男就色心大动的代价。

「我吹就是了,千万不要打我耳光。」忘记了疼痛,我抛个媚眼给小金。

小黄耐不住久候,伸手把我的头抓向自己的粗黑的老二:「老大舔你的浪穴,

你吃我的大香蕉,这样才公平。」

我握住小黄的大香肠,羞答答地飘了刚埋首到我胯间的小金一眼,对小黄说

:「哇!你的好粗好长,女朋友一定很幸福。」

我在龟头上轻吮几下后,又淫荡的伸出舌尖反复舔吮龟头马眼,很快就把他

老二挑逗的坚硬如铁,张口将肉棒吞进嘴里,小黄顺势抽差起来。

「好,你的口技真的好,哦!用力。」

我努力吞吐时,老二老四分别站在我左右边,把怒挺的肉棒对着我。

小金趴在我胯部:「依颖,你的鲍鱼真美!刚刚舔穴时感觉你的小穴比处女

还紧。」

「人家才做过两次,而且是半年前做的,20年来我可是守身如玉。」

「那我可赚到了,老二老四站着做什么?招呼她奶子。」

两人很有默契同时掐住奶头往上一拉,痛的胸部往上一挺,浑身颤抖的娇吟,

「嗯……」

「你们好会玩,奶子都被捏坏了……啊……嗯……继续捏……嗯……啊……」

他们两个性场老手继续凌虐。

「小黄,你那大鸡巴快插穿人家喉咙了,唔……插深一点……」

分不清是谁的手在凌虐,突然小金一根手指头插入潮湿不勘的淫穴,「哦…

…」太久没被滋润,像触电般地触动潜在的淫荡欲望,屁股情不自禁地往上隆起

又掉下,两手拍打床面。

刚刚才从高潮昏阙中醒来,尚未平息的欲火,再度被强力挑起,真的受不了。

管它几个人,管它什么贞操,先享受在说。

「哇!好爽……好痒,你们真会玩,加把劲……啊……嗯……」小金确实加

把劲了,两根手指进来,狠狠捻了阴蒂一下,「啊……」大叫一声,像突然被电

到。

「金哥哥,你们到底想不想……干……玩……要……要人家,要进来就快点

……」说到最后,几乎自己都听不到。

他们好像没听到一样,完全不理会我,继续在我全身把玩。

小金手指增到3根,「张大一点,就像准备要我要干你一样」我乖巧的把双

腿张的更开。

抽插开始快速又激烈,我被他整的「啊……哈……嗯……」大叫,屁股乱摇

乱摆。

小黄接着加速深喉咙穿刺,呻吟声变成咿呀咿呀模糊的浪叫。

老二老四不断地啃咬奶头,小金三只手指不断抠弄阴蒂带出一大股淫水,我

知道又要高潮喷水了。

「啊……美死了……」大股淫汁喷发并着喘息声近2分钟才停止。

「TMD,依颖,还没开干你就流这么多水,实在又骚又很需要,操起来一

定很舒服,轮起来一定爽翻。」小金说。

小天:「我看要10个大汉才够她用。」

「哈……哈……」引来一阵大笑。

脑中羞耻心贞操观念渐渐不复存在,只渴望性爱的快速来临,我居然开口:

「你们到底想……想不想……玩……玩……不想玩,就载我回去,想要我的人多

着呢……」

「美女,谁都想玩。可我们怕你爽完后到公安那里告发我们,除非……」

「除非什么,快说 .」我急不可耐地问。

「除非你签属志愿性交同意切结书,否则我们不敢玩。」小金回答。

「那你们保证同意书不能外流,不能残暴……等等。」

「那当然,你要亲笔书写。」

我想起了马校长也让我签了一张志愿挨鞭打的荒腔走板同意书。现在我脑袋

中除了渴望被轮奸和尝试更刺激的欢乐外,其他的都不存在。再看四个猛男身上

的肌肉,四根大香肠一眼,我豪不思考胡乱就点头同意。

「我念你写。」

我赤裸裸地站起来,走到书桌边。

「啪……」小金拍了我屁股一下,引起众人哈哈一笑。

「我,汪依颖,20岁,汉族人,今晚(201x/xx/20)志愿与金

x,x天,黄x,陈x集体做爱,无论采用何种姿势或拍打凌虐,并未受到暴力

胁迫。宣誓人:汪依颖。201x/xx/20。」我应他们要求,毫无羞耻一

丝不挂举右手在他们四个人面前大声念完。自己都觉得无耻到极点;凌辱方式让

自尊心完全被击溃。

小金收拾完毕,一个公主抱把我抱到床边扔在床上。

「你喜欢我们怎么玩?温和还是粗暴?直接插进去干还是慢慢挺进?三个洞

一起干,还是一个个来?」

「随便……随便你们……哦……不……还是慢慢一个个来,人家才第三次玩,

而且没有被这么粗长……粗……长……粗长的肉棒插过,你们又这么强壮……你

一定……一定要温和些……」听到三个一起来,淫穴不争气又泊泊流个不停。

「哈……哈……我知道,你放心,我们一定很温和的轮你,我们会让你一辈

子都忘不了今晚的欢娱……哈……哈……」

「老四换你来玩深喉咙,老三在床边,看状况添加材火;我来干她,老二拿

竹鞭休息监看计时,10分钟一轮。」

「什么是加材火?为什么要10分钟一轮?久一点不是更爽?还有,刚刚不

是说好要温柔温和,干嘛要竹鞭,打在身上很痛哪!」我像妓女又像白痴般无耻

的问着。

他低头在我耳边轻轻地说:「小婊子,你真的喜欢温柔吗?想想你今天跟我

说过的话,恐怕是一个天生受虐狂,天生做婊子的料……哈哈……放心,处罚你

时,会轻一点的,除非你不听话。至于10分钟一轮,嘿嘿……我怕你太骚,太

久了熬不住就泄了,而且他们都已经射过二次了,恐怕后继无力,至于『加材火

』等一会就知道。」

「死鬼,色狼,不能用竹鞭打我,否则不玩了。」我在他耳边轻声说。

他突然大声喝到:「你真是天生婊子,头靠床沿躺好,让老四干你嘴巴。把

脚张开越大越好 .」

他并没回答竹鞭问题,我有点担心。

「把嘴巴张到最大。」阿达同时喝到。

老三把我身体往外稍微一拉,让头部倒挂床沿外,顿时一对美乳倒悬着不断

晃荡一头波浪型长发倾泄而下,两手垂放到地,看起来格外淫荡。

「啊……」我感觉乳头突然一阵酸麻,我的两座柔软山丘被老三粗糙的手掌

揉来揉去;柔的我呼吸开始急促,「啊……呃……哦……」并且发出阵阵娇喘呻

吟声;双眸也开始迷离,漾起了水雾;淫穴挤满了蜜汁。

原来这就是「添材火」。

就在他再度拉起我奶头,「啊……」酥麻加上疼痛,让我浑身发软,嘴巴一

闭,双腿夹紧。

「啪……」我挨了一耳光,脸颊痛的一阵发麻。

「你想咬断我鸡巴?还好我拔得快。」阿达抗议的说。

接着又一声,「啪……」大腿出现五指掌痕,小金:「让你大腿张大,你让

它夹紧?」

「两位大哥对不起,刚刚是真的不小心。」我忍痛同时抛个媚眼让他们消消

气。

我赶快主动张开嘴含住阿达硕大的龟头,一寸一寸往嘴里吞。此时小金屈起

我膝盖摆成M型。

「把大腿全部张开,再张大一点。」小金命令着……

原本有点迟疑,看到它凶戾的眼神,我彻底的张开了修长光滑的玉腿,「金

哥哥,你要让我羞死了,人家隐私三角地带全部让你们看光了,以后怎么做人。」

刚说完,感觉他那粗大龟头挺进密穴,很努力地慢慢往里戳。太痛了,我想要他

暂停,但嘴巴被同样粗大的鸡巴在操着,

「唔……唔……唔……」

小金:「我知道你很痛,我也感觉你的穴跟处女一样紧凑,忍忍就不痛了,

马上就会爽起来。」

他渐渐用力挺进,痛的我不断抬腿撞击床面,想用手推开他,过一会而就真

的不太痛。两个肉洞同时被插,让我有种难以描述的美妙滋味。

我全身神经开始亢奋,淫荡的扭摆屁股,不断地呻吟浪嚎:「嗯……噢……

天哪……啊……爽啊……」

阿达全力在抽插我的小嘴,而且越战越勇;自己狭窄喉咙被他不断的开拓。

他突然伸出一只手,捏住我倒悬着的奶头柠转半圈再往上拉,疼痛让我猛然张大

嘴巴想要呼喊,他的肉茎趁机又进入几寸;肉茎剧烈摩擦着我的喉管和食道,如

果从上面往下看,很明显的可以看到我痛苦表情下的颈部有一块凸起的肉瘤,正

在不停的蠕动着。

「唔……咕……嗯……」不清不楚的呻吟从口中散发着。

「咕噜……咕噜……」好像变大了,就在我快含不住他肉棒时,阿达押着我

的头,那粗大的鸡巴在口内不断地颤抖,我知道他已到达极限。果然,他紧紧压

着我的头,猛挺几下腰身,腥味极重的精液全射进我嘴里。

「一滴不剩全吞进去。」

原本想要吐出来,听他一说又将精液吞了回去,在把它肉棒舔干净后。

小金:「老四,你今天怎么回事?已经第三发了,还每次都不到5分钟不到

就射出来,我看要让陈姊给你再教育训练。」

「这不能怪我,是她太骚了,嘴巴太小。」阿达籼籼的走回沙发。

我很想问陈姊是谁?训练什么,但想到可能是些见不得人的事,就打消了询

问的意图。这时小黄粗糙的手又在我奶子上摸起来,不轻不重的捏着奶头。

「哇!你们看,她奶头变得好硬,一定是太爽了,是不是?」随后再我乳头

上拉扯。

「啊……嗯……轻一点……是你们太会玩,把我奶……奶头玩硬的,黄哥,

轻一点……好不好……」他凌虐带威胁方式,我不得不低头。

「啪……」热辣辣的巴掌狠狠的掴在乳房上。

「啊……」

「你这骚包,等一下轮到我时,看我怎么干翻你。」

下体已经适应小金抽插,慢慢舒爽起来。小黄阿达都已在离床1米处观看小

金的插穴表演。随着他进出频率的加快,用力的加大,我就像是被一股持续的电

流刺激的不断抖动;不断的摇摆屁股扭动柳腰。同时双脚紧紧夹住他的腰,格外

淫荡。

「我快不行了,用力插,插死我……哦……啊……用力……」他温柔而有力

的抽插,双手紧紧抓着我那对倒悬的乳房用力的搓揉,喉咙里不自觉的发出淫糜

的呻吟声。

我全力耸动屁股,迎合他的抽插。

就在我快要失去意识时,老二小天宣布时间到。这时我才清醒,看到三个人

并排站在前面观战,一想到刚刚淫荡的模样,被三个人睁着眼清楚的观看;我羞

的差点尖叫出声。真想钻个洞躲起来。

「哎!金哥哥,做爱的时候,不相关的人要离开,这样子好丢人,人家以后

怎么做人,求求你了。」

「不必害羞,从进屋到现在,你都是一丝不挂光溜溜的;该看不该看的都看

过干过;尤其宣誓时,更是光溜溜举右手,那时怎不见你说羞羞脸?你根本是暴

露狂。让她躺好头摆正,老二老三继续干,姿势不变;把她干出高潮来;我来计

时。」

小金苛薄的言语刺激,一而再的挑起内心潜在的被凌辱的兴奋。

我正要蠕动身体想拒绝,老三扳开我嘴巴,龟头顶在唇边,小天肉棒也在努

力向淫穴挺进;我看了小金阿达聚精会神的观看,只好闭上眼睛当作不知道有人

在观看。上下两个嘴被两个猛男打桩式的抽插;让我再度回到仙境,小天一边用

力向上挺动,一边双手抚摸着浑圆滑腻的玉腿。随着肉棒的加速抽插,小黄的粗

长屌慢慢一寸寸的深入我的咽喉,他弯下腰来捏我奶头,我睁开眼飘了他一眼,

一只手轻轻捏着卵蛋,有时伸出舌头舔舔它;有时大力的吸它的肉棒,好像要吸

出他的精液般。

这些动作让小黄舒服得直打哆嗦,大肉棒也上下不断抖动。

「哇!依颖你太会吸了,你是不是想吸干我?」

我知道小黄快了,只要加些刺激的动作,很容易就让他爆发。我想起老妈教

过的招数。

我吐出他的香肠:「啊……噢……好大一根,喉咙都快被你刺穿了。你好厉

害,是男人中的男人。」说完迅速的把两粒睾丸吸入,用舌头搅弄;一只手握住

吐出的肉棒撸动,另只手指甲抠他马眼和龟头;时而用牙齿咬咬睾丸。

他的肉棒明显的在抖动,我要加些材火,让他尽早发泄。

「鸡巴伸进来刺穿我喉咙,在我身上种些草莓,留下你的痕迹,我的好男人!」

我嗲声嗲气媚眼不停的抛。

「啊……啊……对……就是着样,用力揉……」我高耸圆润的乳房在小黄粗

糙的手中变换各种形状,不时咬上一口,吸吮一口,留下许多草莓印记。他的肉

棒次次插到我喉咙深处,硕大的龟头开始散发热量,口中感受到肉棒凸凸颤动变

化。

是时候了,我稍稍用力咬一下正在挺进的棒身。

「啊……」他发出一声疼痛中带着快感的叫声,接着一股股浓稠腥臭的精液

流进嘴里;

我照例把他舔干净,最后淫荡的伸出舌头舔净嘴巴周围的精液。

「黄哥,你的精液很甜很香,是精液中的极品。」说完无耻的话,看了看小

金阿达。

小金直摇头:「小黄你今天的表现不及格,还不到5分钟就缴械。怎么输给

一个没经验的小女生。」

我确实没经验,但我有个厉害有经验的妈妈传授了经验知识。

「是她太厉害了,我觉得她应该很有经验。」

「不用掩饰,我看小天也差不多了,算了。等一下看我修理她,你们好好盯

着看。」

什么算了?为什么要他们盯着看,我很想问,却羞于开口。

「噢……天哥……你干的我爽翻了……再用力……」我的嗲声浪叫,不但小

天有点按耐不住,就连小金也蠢蠢欲动,他的粗壮老二在一翘一翘的挺动。

「依颖,你的身材皮肤真好,我第一次在更衣室看到你就想干你,你一定是

狐狸精投胎,看到你,鸡巴就硬起来;现在我的鸡巴操的你爽不爽?」

「刚刚才说过,你干的我爽翻了。还有,你在T台上胆子好小,为什么不敢

用力摸我乳房?胆小鬼!」

「你敢说我是胆小鬼,我非把你奶子挤破,非把你干翻不可。」他说完话就

挺起屁股拼命似的猛干,「啪……啪……」碰撞声不断。他双手也拼命揉压我的

奶子。

「……啊……嗯……轻一点……奶子快爆了,小穴快被你戳穿了……你好会

干,嗯……噢……用力……挤爆我奶子……插烂小淫穴……天哥加油,用力插死

我……」

「小天不要上当,动作慢下来,别激动。」小金喊着。

可惜晚了,在我喊天哥加油时,他拔出肉棒,一泻千里,射得我脸上连乳房

都湿糊糊一片,部分流到头发;都是他的精液。

我刻意白了小金一眼,挑衅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四周的精益说:「天哥,

你这几天一定有吃糖,你的精液好甜好甜,下次要射在嘴巴里。」

小金:「依颖,你先去洗澡,把身体弄干净,我再好好干你,包准你爽翻天,

爽到呼爹叫娘,让你知道挑衅我的后果。」说完,拉起我就是「啪……」,我屁

股一阵晃动,「啊……」娇声呻吟加上两手抚摸自己臀部,抛给四个人一个媚眼,

一扭一扭的走进浴室。

「老大,现在要怎么办?」小天问着。

「哎!你们今天表现真糟糕。陈姊是要放长线钓大鱼;要求我们先征服她,

尽量摄取一些淫荡画面。现在暂时不动她,等到她成名价码高了再来运用。这女

人从她刚刚表现看来是颇有心机,但是从谈话中,我判断她有些特殊的性癖好。

就是喜好轻度被虐及凌辱,也有暴露欲。总之,你们待会仔细看我整么整她。

阿达到监控室,顾好摄像机。」

这时,我打开淋浴器,慢慢洗着,要把身体洗得干干净净,送给自己有所期

盼的猛男帅哥;

心里想着要全力配合他,来一场持久香艳的盘肠大战。

**********待续*********

乱世无双OL

仙魔决安卓版

无限纷争死神觉醒畅爽版

皇室战争qq登录的版本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