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热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热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是林若羡我爱李商商[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49:20 阅读: 来源:发热芯厂家

林若羡的坚持来自于他内心的明亮与单纯,他从未想过李商商这样待他,是不是有什么险恶的居心。因为不管险恶,还是居心,均离林若羡的世界很遥远。

不要你的玫瑰花

李商商没有别的优点,就是甜。容貌甜,声音甜,鲜灵灵一双大眼睛,一笑起,就像墨色的池塘绽出了粉白的莲,馥郁扑面。

李商商为人处事也很甜。有些话,别人说了可能会引发世界大战,她说了不过引起哄然一笑,没人会和甜得好似一枚水果糖的女生当真计较。

所以当李商商对当众送她玫瑰花的林若羡说:“不要,不要,谁要你的玫瑰花呀。”

全班同学都笑了。

林若羡的头像是被斩断了一样猛地低垂下去,李商商猜想这时若趴到地上看林若羡的脚面,也许能看到不少“小雨点”吧。

或许是因为被打击得魂飞魄散了,或许是因为林若羡像麦芽糖一样柔韧,他高举鲜花的手一直没有放下去。

李商商看了看都要凑到自己鼻子上来的玫瑰花蕾,“喂!”她用力将花推向林若羡自己怀里。“拿开啦。”

林若羡吃惊地抬起头来,他以为会看到李商商厌烦的表情,结果看到的仍然是李商商甜甜的笑脸,她一边笑一边向林若羡伸出双手。

“你的玫瑰花我就不要了,可是你能把笔记借我抄一下吗?”

教室里窃窃的笑声陡然转成轰然的大笑。

又傻又天真

李商商在宿舍里挑灯夜战,争分夺秒地狂抄笔记,同宿舍的姐妹们分别占据李商商的左边、右边、斜上方还有斜下方等位置,也跟着奋笔疾书。

虽然说高二是非常重要的承前启后的年级段,但实在也不必要像林若羡那样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地热爱学习吧,好像读书对他而言是呼吸的另外一种方式。

“我怀疑林若羡连老师打喷嚏老师皱眉头老师结巴老师喝水这些都抄进笔记了。”李商商感觉自己手都要抄断了,忍不住抱怨。

“你别损林神童了好不好?今天你把他羞辱得够惨了。你没听教室里的笑声连屋顶都要掀翻了。”有人打抱不平。

“我哪有?”李商商无辜地猛眨眼睛。

“你根本就是在耍他玩呀。”又有人帮腔。

“就是呀就是呀,一边把花丢还给人家,一边又说喂笔记借我抄,这算什么?不许人家亲近你,但必须让你无偿利用?你以为他是你家蓄养的奴隶吗?”

“我没有我没有。”李商商继续装无辜。

“也难为林若羡那么听话,真的把笔记拿出来。而且是每一门课的笔记!说真的,他对你真的是不错,你别恃美行凶了哈,小心会遭报应!”

姐妹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讨伐李商商。

李商商只好嘟起嘴唇不再说话,其实,今天她偷偷数过林若羡送的那束玫瑰花,是十九朵。李商商很讨厌过生日的,所以总对外宣称她是二月二十九号生的。实际上,当然不是。

是今天。

林若羡送她十九朵玫瑰,是为了贺她十九岁生辰?

他是怎么知道的呢?

真是难为他对她这么细心和悉心。

“抄得好累,你们呢。”李商商抛下笔。

姐妹们纷纷应和,好累好累。

“算了,让林若羡拿去复印吧!”李商商眼珠子骨溜一转。

算我一份!也算我一份!还有我还有我!

李商商哈的大笑一声,“你们这群道貌岸然的家伙。”刚才还异口同声不许她再利用林若羡,现在有好处,马上倒戈,统统都扑上来。

姐妹们干笑。“谁让林若羡那么傻那么天真?不欺负他就像有钱不捡、有凳子不坐一样。”不知是谁蹦出这样一句“精辟”的结语。

李商商也跟着笑,嘴角挑得高高的,眼角却是平的。

记得写我的名字哦!

李商商是在高一下学期转学来这所赫赫有名的重点高中的。这所高中最出名的是,一流大学升学率从来不低于百分之九十。商商能够顺利转入这里,除了她本身功课还算优秀,还因为她初中时得过全省英语演讲比赛第一名,算是小有特长。在原来的高中,李商商可是睥睨群雄的显赫人物,她经常为了自己高于常人一点点的智商而沾沾自喜。但转学到了这里,她不管走到哪里,左边的必然是绝顶聪明,右边的一定是聪明绝顶,站后边那个搞不好就是名副其实的天才。

“李商商。”背后传来轻轻的声音。

李商商回头,看到林若羡。他的脸上是距离抽搐只有一步之遥的扭曲表情。

和她说话需要承受这么大的心理压力?李商商觉得林若羡真是名副其实的极品。像是从幼儿园直接穿越来学校的,可是林若羡同时也是不折不扣的天才,具有传说中黄蓉她妈才具备的超级能力,过目不忘,所以老师们一个个爱他若狂。

“林若羡,你觉得今天这门考试你能拿一百分吗?”李商商骨碌骨碌转动着眼珠子问。

“这个,要看老师怎么判分了。”林若羡的声音一直都在微微颤抖,视线一会儿落在李商商的脸上,一会儿又害怕似的弹开。

李商商可以清楚地感觉到林若羡内心的纠结和蠢动。有个成语怎么说来着的,近情情怯。

“林若羡,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李商商双手交握在胸前,做祈求状。

“当然。当然。”林若羡脸上的表情更错乱了,又像是眉飞色舞,又像是——便秘。

李商商强忍着发笑的冲动,神神叨叨地压低声音,“等会儿考试的时候你在你的卷子上写我的名字,我在我的卷子上写你的名字,你说好不好?”

李商商刁钻并且不道德的提议令林若羡当场石化。

根据前面几场考试的情况,林若羡总是在开考半个小时内答完所有题目,总是第一个起身交卷。但今天,林若羡一直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李商商看看表,时间过去一小时二十分钟了,连她都把卷子答完了呢!

商商起身交卷,路过林若羡身边的时候,她瞥了一眼,果然,姓名那一栏,林若羡仍空着没填。

她轻轻咳嗽了一声,林若羡抬头,商商狡黠地冲他挤了一下眼睛。

左边一个李商商 右边一个李商商

寒假第三天,李商商接到历史老师的电话,叫她去他家一趟。商商到的时候,林若羡已经在了,瘦瘦的身形立在老师的书桌前,脸上的表情木讷又无辜,像透了美剧《生活大爆炸》里的智商高达187情商只有8.7的男主角谢耳朵。

林若羡一看到李商商,脸上便起了薄薄的红晕,然后眼神开始乱弹,眼角也开始抽搐。

历史老师取出两份试卷,平摊在桌面上。

左边这张试卷的姓名栏写着:李商商;右边那张试卷的姓名栏写着:李商商。

“麻烦你们两个认领一下。”老师既恼火又无奈地说。

李商商指了指分数七十七的那张。另外一张试卷的分数是九十七。

“林若羡你怎么解释!”老师的声音变得严厉起来。

李商商看着林若羡,她也想听听他要怎么解释,如果他把她考试前的交换试卷的提议抖出来,她就矢口否认大声喊冤。

“我……我……我……”林若羡可怜地结巴着。

把一个老实人欺负成这样,李商商心里一点负疚感都没有,有的只是快感。

这个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

爱上水果硬糖般的坏女孩

从历史老师家出来的时候,本来干爽的路面竟然已被雪花染白。扯絮般的飞雪漫洒在空中。李商商欢呼一声。

“等明天我们一起堆雪人吧?”

林若羡呆住,他不敢相信李商商会向他发出邀约。

“哪、哪里?”

“白马公园,好吗?”

当然好。当然好!

“那个,你还生我的气吗?”李商商甜甜地发问。

“什么?”

“就是那个最后我还是写了自己的名字。”

“哦……”说一点儿都不生气是假的。可是为了喜欢的人,就算气恼也是甜蜜的呀。林若羡舒了口气,“没有。”

“我其实也有犹豫哦,毕竟我和你又不熟,我怕最后你根本不肯在你的卷子上写我的名字,那样的话我的麻烦就大了,我并不像你,是所有老师的宠儿,所以再三斟酌后,我还是写了自己的名字。再说了,我怎么能料到你真的会对我这么好,真的就在你的试卷上写了我的名字?”李商商说。她巧舌如簧地为自己辩解,根本不管她替林若羡惹下的麻烦足以令他背上处分。“好了,这次的事算我错了,明天堆个雪人送给你。Bye!”

林若羡看着李商商轻盈地跑开。

林若羡记得自己和好兄弟说想追李商商的时候,那个女生?朋友的口气里是不以为然的质疑。当时,林若羡颇觉得意外,毕竟李商商一直是风评很好的女生,现在他不得不承认朋友的火眼金睛。

提出交换考卷的是她,中途变卦的是她,陷他于不义、害他背黑锅的,还是她。

不要忘记林若羡是天才,只是偶尔也会短路而已。今天他明白了李商商虽然看上去甜美诱人,像有漂亮色泽的水果硬糖,但实际上她绝不像水果硬糖一样明脆和单纯。

甚至,她连基本的道德感都没有!

可是就是没有办法讨厌她呀,一点儿都不行。

林若羡的秘密面目

天空还是灰灰的,不时有细小的雪花飘下来。

李商商站在公园门口,一边呵气一边说:“今天的老天爷,是败絮其外,金玉其中呀,这么洁白的雪花却是从脏不拉叽的天上掉下来的。”

林若羡莞尔。

公园里的人稀稀落落的,偶尔飞过的寒鸦和掉光了叶子的枯树相映成趣。

林若羡对堆雪人这么幼稚的游戏不太感兴趣,李商商嫌弃林若羡笨手笨脚,碍事的时候比帮忙的时候多,撵他到一旁,自己一个人堆得不亦乐乎,没多久,一个半人高的胖雪人堆好了,商商掏出早就准备好的黑扣子按在雪人脸上,有了眼睛的雪人一下子就像活了过来一样。

“林……”

李商商想叫林若羡来看,转身却发现他蹲在一棵松树旁,手里捏着一根小树枝,一下下在地上划着什么。

商商悄悄走过去。

横、竖、撇、捺、折、横——是她的名字。

商商想起昨天林若羡面对历史老师的质问结结巴巴说:因为我喜欢李商商,经常无意识地写她的名字,考试的时候我不晓得为什么跑神了,所以就、就、就写了她的名字,我想、我想,这个也算习惯成自然。

老师哭笑不得地看着明明聪明绝顶但动不动就表现得傻头傻脑的林若羡。最终他接受了他的解释,这事就此作罢。

当时商商还想,林若羡看起来好似木头人一样,竟然也有这样的急智,编造这么个煽情的借口打动老师。

可是……现在……

“喂!”李商商站在林若羡背后大喝一声,“为什么写我的名字?”

林若羡手忙脚乱地涂抹,试图消灭证据。

“你还当真喜欢我呀?”李商商揪住林若羡的衣领,强迫他转头看她。

林若羡的脸色由红转白,由白转灰。

“喂,林若羡你不要晕倒呀!叫次120车要好几百呢!你自己给呀!”李商商捧住林若羡的脸大声叫喊,“喂!”李商商的声音忽然开始变调,不知是冻的,还是吓的,“要命了林若羡,你怎么长得这么好看呀!”

我是林若羡,我爱李商商

发了差不多六个小时的呆,用试图把魔方拼好的韧性,试图把那张她在雪地里看到的完美无瑕的面孔和林若羡这只科学大虾联系到一起。

显然,林若羡并不是故意的,但他确实以一种非常有效的方式将自己的天生美貌很好地隐藏了起来。总是像被大风吹过的发型,几乎永恒不变的装束,夏天短T牛仔裤,春秋长T牛仔裤,冬天羽绒服牛仔裤,出现在身上的颜色永远是青白灰黑藏蓝。永远囧囧的表情,永远七成新的外形,永远又耸又驼的背影(背是驼的,肩是耸的)。

那天在公园雪地上被李商商揭穿他以不厌其烦锲而不舍简直就是焚膏继晷的科研精神动不动就写她的名字以寄相思之后,林若羡虽然没晕倒,但确实也是饱受惊吓。

因为李商商惊赞过他一直被掩埋的美貌之后,竟然又说:“天啦,林若羡你简直是个完人!这么漂亮又这么聪明!这么聪明又这么漂亮!”卡带般重复N多遍之后,李商商郑重捏紧小拳头,“我决定喜欢你了,林若羡,只要你能完成最后一个考验!”

林若羡从来没坐过过山车,但他猜想,坐完过山车后翻江倒海的心情与此刻他的心情应该是相当一致的。

林若羡在头晕目眩的精神状态下不假思索答应了接受李商商最后一个考验,即便他完全不知道考验的内容到底是什么。

于是新学期第一天,学校大门口出现了一个胸口挂牌子的人。

不是乞丐,因为此人看上去太帅太整洁。

不是神经病,因为此人一副马上就要失声痛哭的扭曲表情,显然正对眼下自己在做的事情感到深深的耻辱。

李商商花了血本在网上拍了一套燕尾服。此刻这套燕尾服被林若羡很好地穿着在他高高瘦瘦很骨感的身体上。大风吹过般的凌乱发型被沙宣啫喱水制服。同时为了克制林若羡的习惯性驼背耸肩,李商商强令他必须贴墙站立着。

于是,史上最漂亮的墙花先生诞生。

Z中校园网自创网以来的最火暴帖子也同时诞生,并且有图有真相。

林若羡打扮成欧洲中世纪贵族公子胸挂求爱标语的形象,因此,永垂不朽。

“我是林若羡,我爱李商商。”同时成为Z中校园内当季大热流行语。

令人吃惊的连锁反应

像木偶一样好摆布的林若羡并不知道自己为李商商创造了一个足以供她笑到明年的超级大笑料。因为他一丝不苟地完成了李商商口中的“最后的考验”之后,李商商就像防火墙隔离病毒一样开始隔离他。电话不接,短信不回,当面撞见当不认识。

李商商就是因为笃定林若羡没胆和她当面对质,所以她才敢一再地在他身上玩这种邪恶伎俩。

林若羡就好似当年的她,明明被人严重地欺负了,却连说一句“不是的,不是这样”都不能够!李商商想到这里,嘴角便残酷地挑上去。

“看来,你是真的一点都不喜欢这个美颜天才哦。”简璃过来拍李商商的肩膀,刚刚她看到林若羡无言地在李商商身边徘徊很久,但李商商始终一脸冷漠,他只得讪讪离开。简璃看着那道瘦瘦的背影消失在饭堂熙攘的人流中,“第一次发现,原来驼背也可以这么性感。”

简璃算是李商商转学来Z中后,交到的最好的朋友。简璃很高很瘦很白,功课很好,父母都是大学教授,样样优胜李商商一等。所以,事实上李商商一点都不喜欢简璃,不过有句至理名言不是这样说的嘛,和你的朋友亲近,和你的敌人更加亲近!

“你不要告诉我你看上他了!”李商商瞪圆眼睛,简璃自入学来就追求者如过江之鲫,但她从来都是目下无尘。

“对,我就是看上他了。”简璃很认真很确定地说。

“哈!”李商商简直不敢相信,将林若羡的美貌大白于天下之后,还会有这样的连锁反应。

然后,李商商又想起一句古老的至理名言,“一石二鸟”。

李商商做媒婆

李商商又跑去找林若羡讲话,不过很技巧地对他们之前的约定绝口不提。而林若羡自从李商商笑眯眯跑过来对他说Hi之后,他的心里就像开出了一朵花。他沉醉在花朵般的甜香氛围中,完全忘记了这些日子他的饱经煎熬。

寒暄几句后,李商商转入正题:“简璃喜欢你呢。”

“谁?”

“就是那个长头发大眼睛个子很高常常和我一起去食堂的女生。”

“哦。”

“她喜欢你呢,她很明确地和我说过。”

林若羡的呼吸因为害羞变得有点紊乱。

“你考虑看看呀?”

“可是我并不、并不喜欢她呀。”

“感情可以培养呀。”李商商用很红娘的腔调说。

林若羡埋着头不说话,脸已经涨红,像熟透的柿子。

“好了,算了,我们去吃饭吧!”李商商话锋一转。

“好吧。”林若羡如释重负般回答说。

李商商咯咯一笑,又说:“哎呀,我忘记了,我已经约了姐妹们了。改天哦!”

“商商,那个,李商商,之前你说……”林若羡终于鼓足勇气,他结结巴巴千回百转地问到了雪地里那个承诺。

“哦,我又想了一下,一个考验是远远不够的。”李商商随口说,说完潦草地摆摆手,然后一溜烟跑掉了。

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当然一刻都不要多留,李商商得意洋洋地从口袋里掏出设置在录音状态的手机。当天下午,被精心剪辑过的录音便传入了简璃的耳中:

——简璃喜欢你呢!

——林若羡紊乱的呼吸声。

——你考虑看看啦!

——好吧。林若羡很爽快地回答。

简璃听完后喜上眉梢,李商商一副居功至伟的表情,“好啦,作为姐妹,我的责任已经全部尽到了,剩下来就看你怎么主动出击了!”

李商商其实很邪恶

李商商知道不出三天简璃就会失落得像一只掉在地上被人踩过无数脚的烂苹果。

李商商猜得一点儿都没错,隔天早上,所有人都看到一贯端庄的简璃垂头丧气,一双眼红得像兔子。

就像当年的自己,李商商心底涌起残忍的快感。她可真喜欢看到悲剧重演,重演在别人的身上。

高一那年,十六岁的李商商,偏瘦偏黑,并无半点今日令她大受欢迎的甜蜜气质。

那年的她不漂亮,也不聪明,她愚蠢到听信最好的朋友的怂恿去追当时高中的校草,然后隔天她写给校草的情书就被贴遍了全校的布告栏。而最具讽刺效果的,那天恰好是李商商的生日。

“你也未免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

李商商到死都记得那个异常英俊的男孩嘴里吐出的异常丑陋恶毒的话。

情书是她的好朋友复印了贴出去的,李商商没有去追问为什么。她也不需要。因为自那一刻起,她就觉得这个世界和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不需要她好好地对待。她一向柔软天真的心,在那一刻,硬如顽石。

李商商预料到林若羡一定会拒绝简璃,也预料到简璃一定会因这个拒绝灰头土脸,但她忘记了,简璃也是很厉害的女孩子,她不会吃了亏还装哑巴。

“下午三点广州路KFC,你可以试试看不来会有什么后果。”这是简璃丢给李商商的“邀约”。

有的人,天生就是纯净如星

李商商不得不准时赴约。她看到了和简璃面对面坐着的林若羡。李商商立即明白简璃的用心,她想在林若羡面前揭穿她的真面目,作为李商商竟然胆敢戏耍她的还击。

可是简璃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李商商在心里冷笑,我根本不在乎这个林若羡,就算被你爆出我其实内心狰狞,那又如何?

李商商坐下后,视线迎上了林若羡的。她的内心莫名一阵颤动。她知道她曾被眼前这个男孩视为全世界最美好的人,可是,马上他就会像讨厌垃圾一样讨厌她了。

就算被林若羡讨厌了又怎么样?李商商飞快地压制住了自己的心慌。她才不在乎被谁喜欢被谁讨厌。就算整个世界都讨厌她,她也不在乎!这个世界是没有真情的,人和人之间的温暖依偎根本就是最蠢的小孩才会相信的童话,而她,再也不要当那个最蠢的小孩!十六岁那年她对自己发过誓的,她再也不要去当那个最蠢的小孩!

李商商决定了不给简璃揭穿她的机会!她自己揭自己的老底!看谁玩得过谁!所以当简璃刚刚出声指责她:“亏我一直拿你当最好的朋友!” 李商商立即拦下她的话。

“什么最好的朋友?这世上根本没有最好的朋友这回事!如果我不是和你一样同是这所超级有名的高中的学生,我只是一个打扫厕所的保洁员,你还会和我做所谓的好朋友吗?朋友不过就是打着友善的幌子,建立相互利用的关系网而已!”

简璃震惊地看着李商商,经过被李商商设计陷害的事之后,简璃对商商印象大坏,但她绝没料到李商商——

“你的内心怎么如此扭曲阴暗?”简璃脱口而出,她的语调并不是嘲讽的,而是沉痛的。“算了。”她最后看了李商商一眼,起身走了。

李商商这种人,还是不要一般见识为妙。

李商商深深吸了口气,她看到林若羡还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紧紧地看着她,她不由暴怒, “你知道我是多穷凶极恶、多卑鄙无耻了,你还不走!”

林若羡只是沉默着。

李商商惊奇地发现他的眼里竟然一丝嫌恶都没有。难道这家伙真的是情商零分?他不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听不懂她和简璃之间的对话?

“那个,商商,呃,李商商,”林若羡又想亲昵地称呼李商商,又不敢,所以一开口总是结巴和矛盾,“上次你说一次考验还不够的,那么你还需要我做什么呢?”

这个转切,简直就是从喜马拉雅山峰顶直接跌进马里亚纳海沟。

“你不要告诉我你还是想追我?!”李商商很用力很用力地按住桌面。

“是呀……就是呀……”林若羡情不自禁向后仰,李商商的表情叫他觉得她极有可能随时跳过桌面来打他。天啦,他到底又做错了什么。

“你有病呀?!”李商商再次暴吼一声,然后转身跑出KFC。

尾声

晚上,门铃响,商商不管,仍乌龟般蹲在床上,裹着棉被蒸汗一样蒸发心里的不快乐。其实,如果今天林若羡也像简璃那样,好似嫌弃垃圾般嫌弃她,那么此刻她一定很轻松很快乐,她又可以戴着丑陋的面具继续造孽。结果,林若羡像佛祖一样宽宏慈悲地说,就是还想追你呀。

有病!有病呀你!林若羡!商商真想把林若羡拎过来,直接掐死。该死的林若羡,这么好人干什么?好人不长命,不知道呀?

“李商商出来,有人找!”妈妈的声音传进来。

商商一边狐疑正在烧菜的老妈的声音好端端怎么变得这么激情洋溢,同时也好奇谁这么千里迢迢跑到她家来。下午她窜出KFC后立即给班主任发了条请假短信,然后病遁遁回家来。

林若羡衣冠楚楚、端正笔直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而手持锅铲的老妈目不转睛盯着林若羡不放,满脸虚幻的微笑,显然正沉溺在准丈母娘的身份假想中不可自拔。

商商几乎被雷死了,拽起林若羡用力将他向门外推。

“我明白的。”最后关头,林若羡把脚尖塞在门缝里。“你并不是个坏女孩!我知道你只是内心不快乐,却又不懂得怎么表达。而且、而且,就算所有人都不喜欢你都讨厌你,我还是喜欢你,因为我在你身上看不到所谓的‘坏’。”

驽钝甚至是愚蠢的表白,简直像从古代穿越来的人说的话,却令商商不由自主慢慢松开门把手,然后双手扶住额头。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傻这么干净的人?

她是立志要做个超级大坏蛋的!她是立志要以自由落体的速度堕落成和当年陷害她的好友还有羞辱她的学长一样低级的人的!

可是偏偏有这样一个超级傻瓜对她说,不管你多坏,我都喜欢你。

那么,她如何还能继续坏下去?

商商从未告诉任何人,那次被羞辱的事件后,她觉得整个世界都颠倒了。但今天,此刻,林若羡用他的驽钝和坚持把商商颠倒的心灵又硬生生给逆转了回来,让商商再次感受到这个世界依然还有纯良柔软和洁白。于是,商商再一次变回了真正的糖果女孩,如她十六岁时那样,相信这个世界有温情,相信人和人之间可以温暖依偎,相信保持心灵的美好是每一个好女孩必修的课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