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热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热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因为我们是姐妹[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52:53 阅读: 来源:发热芯厂家

“喂许梦婷问你个问题”刘子凡敲了敲我的桌子。

“我和梦妍是双胞胎我是姐姐你不用猜了。”

“什么嘛一点都不像……”他顿了顿“不是说你们长得不像开学一个月了觉得你俩像陌生人一样很少交流你们不会是冷战吧”

我不再理他但却一直想着他刚才说的话——冷战一个月岂止一个月已经十年了。

我和梦妍的确是亲姐妹但十年前发生的那场意外让我们彻底决裂了。

我们刚上小学不久一次我将作业忘在了学校妈妈看到窗外的倾盆大雨怕我出去着凉让我呆在家她去取回来就好结果她再也没有回来。

一辆飞驰的小轿车带走了她也让梦妍从此恨透了我。在医院的那天晚上她说“姐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姐了我无法原谅你因为如果不是你让妈妈去取作业妈妈就不会离开我恨你”这是当年她抛给我的最后一句话从此她果然再也没有叫过我“姐”永远只是冰冷冷的三个字“许梦婷”好像这几个字与她无关。

班上有个名叫陈夏的学生成绩很糟糕留了两次级才来到了我们班。梦妍因为经常帮他补习功课的关系与他走得很近本来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同学之间互帮互助是应该的但我的闺蜜陆霜告诉我有一天她看见陈夏和几个辍学的社会青年在一起而且看起来很熟她让我提醒一下梦妍。我将陆霜的话转告给了梦妍她却有些不以为然甚至认为我在挑拨他们的关系这一次谈话不欢而散。

一天放学我和陆霜一起回家偶然听到了路边一人打电话的内容“陈夏这小子竟敢不给钱得教训教训他我马上过去。”我们决定跟上他找到陈夏的位置把他救出来。

他走进了一条小胡同我看过去除了陈夏和五六个小青年居然还有梦妍我让陆霜赶快报警自己则走进去试图了解情况拖延时间显然梦妍对我的到来很是惊讶但其他几个小青年则非常反感我的加入一心想用暴力来解决问题。进来时我就看到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携带了匕首万一动手后果不堪设想我正思考着对策不远处的尖叫声让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陆霜报警被发现了被一个人拽过来这个小青年则对另一个人说“老大怎么办她已经报警了。”那个“老大”一脸怒气“看来今天不教训教训你们是不行的了兄弟们给我上”我将离我最近的陆霜推向出口在躲避的同时把梦妍也拉到身后陈夏也来到了我们旁边但这伙人并没有打算就此作罢他们拿出了匕首。

我说“你们快走我拖延一下时间。”在四个人中我是唯一有武术功底的学过八年的跆拳道我得拖住这些人让梦妍他们有时间逃跑也让警察能及时赶到。我避开了第一个人的攻击踢掉了他的匕首将第二个人的手拧在身后往他背上踢了一脚接着又将第三个人摔在地上可双拳难敌四手我渐渐处于下风一不慎手臂上被划了一刀又一个人拿着匕首迎面向我刺来可我并没有办法腾出手抵挡攻击在那一瞬间我的脑袋一片空白……

在救护车上我由于极度担心和恐惧泪流满面眼泪滑落下来一直滴在梦妍的脸上是的担架上的人不是我而是她。最后一刻她冲过来挡在我面前替我挨了一刀那几个小青年也被赶来的警察制服了。可让我久久不能忘怀的是在那一瞬间我恍惚听到梦妍喊了一句“姐”我等了十年却不是像当初预想的那样激动在这样的紧急情况下我根本笑不出来。

梦妍醒了过来强忍疼痛对我说

“姐从小你就比我优秀我很不服气。妈妈去世后我有了一个很好的理由讨厌你可我开心不起来……”

“我其实早就不怨你了真的你是我的亲姐姐我不想一辈子与你为敌妈妈肯定也不希望看到我们反目成仇。我知道你也不是故意的你也埋怨自己……”

“我早就知道陈夏是什么样的人但他也是很小就失去了妈妈和我们一样他知道我的感受所以我想帮他补习让他振作起来……”

“我现在好难受可能坚持不了了姐你记得转告爸爸我永远爱他只是我不孝可能无法陪着他了……”

我此时才知道梦妍原来早就原谅了她的姐姐我哭着说“梦妍你胡说什么医院就快到了你坚持一下爸爸那里你自己跟他说我才不帮你转告你一定要撑住……”

在抢救室外一分钟就像一年那样艰难我除了给爸爸打了个电话让他从外省奔赴过来之外其余时间都在担心梦妍我的妹妹。不知过了多久医生走出了手术室告诉我由于伤口不算太深且就医即时目前梦妍已没有生命危险这真的是我十六年来听过的最好的消息了。

爸爸停留了几天又匆匆地回去工作了。我走进病房梦妍立刻闭上眼睛虽然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但是我并没有揭穿装作没有看见的样子坐在病床边自顾自的说道“小妍姐姐从来没有奢望你的原谅这些年我的确很愧疚愧对于爸爸妈妈以及你但你能原谅我我真的很开心。所以啊你这傻孩子你知道姐姐有多担心你吗看到你受伤我真的很心疼以后不要再这样了。”

我起身准备回家为梦妍做午餐她却拉住了我的衣角“姐在此生能遇到你我真的很幸福你看我运气怎么这么好。”我揉了揉她的头“别说了没准你的运气消耗过多以后没办法跟我争第一了。”梦妍不服气“不可能下次我一定会超过你。”“好放马过来吧”也许这才是好姐妹的正确打开方式吧。

其实在梦妍病情稳定了以后我去找过陈夏跟他聊了很多我才发现这个沉默寡言的少年也有不为人知的一面他其实是攀岩的好手体能很好只是大家都不愿接受他他总是孤身一人所以才被那些人纠缠。那天他遭到打劫死活不给钱是因为那天是他妈妈的忌日他想去给妈妈献一束花。我很佩服他告诉他其实他很优秀要大胆地向别人展示。也许他也是在此时发现了自己的价值。

经历了这件事后我和梦妍开始打破了隔阂像其他姐妹那样一起上下学斗嘴和打闹看来我们俩都变了变得更像姐妹也更像自己。

“我就说嘛你俩一定是在冷战这不冷战结束了就和好了之前不闹得挺僵的吗你们为什么又和好了”刘子凡追问。

“因为我们是姐妹。”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