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热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热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当我们谈论音乐热点时我们在谈论什么淮北

发布时间:2020-10-18 14:41:33 阅读: 来源:发热芯厂家

(长期霸占音乐圈热点的汪夫子镇楼)

第二季《歌手》已经圆满收官。尽管连带前身已经第六个年头的它不再具备收视率的统治 地位,可它仍旧是国内最好的音乐竞技节目。

Jessie J技压群雄,横扫六合,不仅突破由韩磊创下的五冠记录,成为《歌手》史无前例的六冠王,还摘下了年度歌王的桂冠。

而从这个很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强的歌王手上,硬生生夺下四次常规赛冠军的华晨宇,实在是近几年华语乐坛最难以忽视的新星。

华晨宇是一位个人气质非常突出的歌手——他的舞台表现富有感染力和煽动性:他的声音鬼魅而疯狂;他的改编,无论是本季最惊艳颠覆的《假行僧》,还是继承了原版气质的《山海》,始终充满了浓郁而极致的情感。

这些颇具棱角的元素与符号,彼此纠缠、重叠,构建出了一个泾渭分明的人物形象。传统艺人身上常有的温情、柔软,他虽然也有,但只是“华晨宇”这个形象的点缀。

最打动观众和歌迷的,始终是他演唱时那股无善无恶、大悲大喜、状若疯魔的状态。

近年几档有影响力的选秀和音乐节目里诞生了好几位红人——《我是歌手》让黄琦珊、邓紫棋、李荣浩、迪马希走进了大众视野,《中国好声音》诞生了吴莫愁、吉克隽逸、张碧晨,但他们几乎都是红透一时,而后人气缓慢而稳定的下滑。

唯有《快乐男声》里走出来的华晨宇,人气节节攀高,一路狂飙,时至今日已然坐稳了新生代歌手第一的宝座。上一个具有如此统治力和影响力的艺人,是李宇春。

纵观华语乐坛,华晨宇和李宇春的角色定位,具有不可替代性。

李宇春之前,中性美的审美需求早已存在。

但国内缺乏一位中性美的偶像,于是这股不容小觑的力量始终隐忍不发,藏在暗处默默发酵,而当李宇春横空出世,这股力量迅速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威能,推动着李宇春异军突起,而她也迅速成为了中性美的符号代表。

推动华晨宇的,则是那些在生活中或许默默无闻,或许寡言少语,或许开朗外向,内心却都同样渴求激烈的普罗大众,他们比起含情脉脉、春风细雨的情绪,更偏爱夸张与宣泄。

在主流音乐的视野里,华晨宇几乎是国内唯一一个,致力于展现这种“激烈”、“异色”的歌手。

人们对这种“反常”的审美需求,同中性美一样,始终存在,但能够寄予崇拜的偶像长期缺位,华晨宇的出现弥补了这种审美的真空,于是他在《快乐男声》中一骑绝尘,乃至于产生了一种说法——《快乐男声》捧红了华晨宇,华晨宇成就了那一届《快乐男声》。

但如果谈起影响力,比起这几年民谣与嘻哈先后掀起的全民热,华晨宇制造的影响只能算是微不足道的小浪涛。

在《中国有嘻哈》最火爆的时候,你可能看到过类似的说法:“去年因为一首《成都》

到玉林‘朝圣’的文艺青年们,今年又开始听说唱了。”

对于这种“朝秦暮楚”的现象,我反倒认为不失为一件大好事。普罗大众能接触音乐的渠道十分有限,无非是各个音乐平台的推荐,以及选秀音乐节目的演唱。

与音乐爱好者乃至音乐圈内的人不同,大众缺乏主动走出听歌“舒适圈”的动机,所以当《中国好声音》唱起了《南山南》,当《歌手》请来了赵雷和他的《成都》,那些热爱民谣的灵魂才得以被唤醒。

人们对嘻哈这种音乐形式的精神需求,其实也始终潜藏在他们从未探索过的自身灵魂之中,因缺乏发现的机会而被掩藏,直到《中国有嘻哈》出现。

随着一档节目或者一首歌的大火,引发大众对某种音乐形式的关注和热情,进而吸引了资本的注入,就结果而言,促进了中国音乐的发展。当过去小众的音乐形式走进大众视野,逐利的资本才会涌入原本捉襟见肘的小池塘,有了市场的支持,音乐人的创作才不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

这是最坏的时代,互联网强势入场,以摧枯拉朽之势将本就羸弱的华语音乐彻底洗牌,资本推动着一些“音乐人”流水线般生产出平庸恶俗,但最受大众喜爱的歌曲,疯狂席卷各大榜单;

这是最好的时代,资本同样将小众推到台前,将民谣,将嘻哈,将更多元的演唱风格推广开来。每当有新的血液涌入主流,反对和质疑是社会不可避免的应激反应。

但是,与2005年李宇春夺冠之后,互联网上铺天盖地的恶搞、辱骂乃至将莫名的怒火牵连粉丝,以至于后来甚至演变出了网络亚文化符号“春哥”比起来,如今大众对于小众篡位主流的态度已经开明了太多。

对于民谣,不喜欢的人批评一句“无病呻吟旋律简单”,对于嘻哈,它固然因为一些事件受到了影响,但这其实是小众音乐走向台面后的阵痛,不可避免,不可心怀侥幸,就算没有PG ONE引发的风波,迟早也会有PG TWO,PG THREE作为整顿的引爆点。

但抛开这些影响,更为普遍的情况是很多人喜欢上了民谣,后来又喜欢上了嘻哈.无论你对《白羊》、《BINGBIAN病变》观感如何,都不能否认它们至少有了点新东西。

而这一点新东西,或许微不足道,但正是我对华语乐坛的发展怀有信心的原因。

挖机运输车

娃娃机

潍柴柴油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