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热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热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东莞扫黄两年半酒店改养老院一月抵一夜消费《新闻》

发布时间:2020-09-01 21:42:39 阅读: 来源:发热芯厂家

­  东莞,这个曾经与暧昧和诱惑联系到一起的名字,在过去两年半间发生了剧变。

­  曾经熟悉的景象消失了——内容露骨的招嫖短信,花红酒绿的酒店招牌,以及浓妆艳抹的女子……

­  同样剧变的,还有分布在东莞各处的酒店——“2·9”扫黄一个月后,东莞常平镇的酒店便开始寻找另一条“生路”。

­  两年半过去,一家曾经的豪华酒店斥资2000万装修,即将变身养老院。表演大厅和两头鳄鱼见证了岁月更替——高端养老院包房一个月5000元,只抵得上原本一夜的消费。

­  曾经纸醉金迷的豪华酒店们,如今纷纷走上转型之路。这似乎印证着东莞走上了“返璞归真”的方向。

­  “等东莞不再被误以为性都之时,没准儿,那些离开、不敢来的人又回来了呢。人气回了,酒店自然就活了。” 一位前酒店老板感叹。

­  2011年,东莞某桑拿会所选修宣传图。网络图

­  “要么革自己的命,要么等死”

­  距离那场轰动全国的“2·9”扫黄已近两年半。东莞常平镇的“桑拿一条街”依然行人廖廖,不复当年的车水马龙。

­  人们只能靠“老司机”来讲述当年的画面——半夜两三点还灯火通明,开车都开不动,处处是男人女人——或等位或散场的嫖客们,吃着夜宵补充体力,也有身着超短裙、细高跟的小姐,下楼透风。一路走过,空气中都是香的……

­  扫黄风暴过后,东莞常平的30多家酒店已有三分之一倒闭。每一处娱乐场所都改装上了透明玻璃——门窗不得反锁,警方掌握监控、后台密码,随时可以调取录像。如今,只剩几家一直都是正规、不涉黄的桑拿水疗场所。

­  酒店老板们的日子不好过——原本做桑拿、餐饮、沐足,干啥都赚钱,如今一天的费用就得烧进去不少钱。一家星级酒店老板的朋友回忆,“他说你给我50块钱(租金),我酒店交给你经营,我还能赚50块钱。我自己经营的话就要亏,里外里一年亏2000多万。”

­  许多酒店在苦苦支撑,但梵尔赛酒店老板却把赌注都押上了——他斥资2000多万,把两万平米的酒店重新装修改成敬老院——曾经的豪华KTV包房,一晚上营业额5000元并不算多。如今改成顶级敬老院包房后,每月租金是5000元。

­  掌舵人是年近六旬的香港人黄河山,2009年至2014年他把酒店出租给别人,2014年起酒店经营持续下滑,比最巅峰时下降近50%。扫黄之后不到两个月,他开始四处考察养老院模式,年底敲定改建养老院的方案,股东大会全员通过,无一人反对。

­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东莞厚街的几个老板找到广东医科大学养老产业研究院院长,他们想将五星级酒店改成养老院,却收到否定的建议——原因很简单:投入产出比太小。

­  但黄河山还是毅然投资2000万干这个事。从去年三四月开始装修,已基本改装完毕,若8月通过消防验收就能正式营业了。养老院改装中保留了这个早期四星级酒店的结构,只不过,高级会所、桑拿房废弃了,表演大厅则变成了荷花池,池里还有两条活生生的鳄鱼。

­  “不仅是因为扫黄才做敬老院,只是纯粹经营不善,加上我一直有这个愿望。镇政府也是支持的。”黄河山在东莞打拼了几十年,他希望人生最后一搏也能成功。

­  此前他考察过,东莞4家民营养老院中3家一直亏本,而他也做好了前三年亏损的准备。他甚至希望,将来能住进自己建的养老院——这里有数十种让老人“豪享康乐”的设备。

­  从酒店到养老院,同样的“康乐”字眼在外界总有不同的解读。有人感叹,年轻人的康乐场所,最终变成老人的养老中心,有恍若隔世之感。但在鬓角已白的黄河山看来,扫黄是对的,要么革自己的命,要么等死。

­  东莞常平梵尔赛酒店变身养老院,演艺大厅内有鳄鱼。网络图

­  产业链如多米诺骨牌般倒下

­  2014年那场震惊全国的东莞扫黄,最初源于央视暗访曝光。与以往大大小小的扫黄不同的是,它摧毁了东莞的色情服务业。

­  在桑拿界混迹多年的知情人士说,曾经给酒店和妈咪找嫖客、两头拿提成的业务员,一个月最少赚2万元,最多赚10万元。“那时一万都没人干,圈内觉得你是混不下去了。”

­  小姐们除去生理期一个月工作20来天,有的能赚五六万,有的干一两年赚个几十上百万就消失了。就连那时专拉小姐的摩的师傅,一天都能赚两三百,比工厂一个月千八百来钱快多了。

­  一位东莞老警察曾问被抓的小姐,为什么非要留在东莞?去别的城市不是赚得更多?她回答说,在东莞有安全保障。这就是彼时多数人对东莞的印象。

­  性工作者的出走和大环境的整顿,让东莞很多产业链如多米诺骨牌般倒下。

­  两年多来,老警察发现,倒的最快的是餐饮行业,尽管美容美甲店保留了一大半,但很多商铺没了。治安清查发现,原来出租屋住满了,现在入住率不到20%。

­  就连包租婆也抱怨,扫黄前,在东莞常平最繁华的街道,2400元租三房两厅都够呛,现在1200元就能整租下来了。

­  桑拿成为绝对的禁区,部分酒店转型只做夜总会,生意依然日渐惨淡。一位供应商透露,以前某个大酒店一个月光拿酒的成本就是200万元,按照业内成本与营业额1:3推算,夜总会的营业额可达六七百万。而现在一个月拿酒成本只有20万元。

­  夜总会业内人透露,扫黄之前,最疯狂的时候,“公主”可以全裸陪酒,给钱也能出台。而现在,陪酒都不行,更别提出台了。夜总会老板也时刻巡查,担心涉黄被抓。捞热钱的大势已去,原来一间房一晚消费3000元很普遍,现在只要600元。

­  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涉黄服务。“打个比方,你做得再隐秘,花两个月培养出顾客了,圈子里面马上就注意到了。”

­  卧底不只来自于媒体、警方,还有竞争对手。一个真实的案例是,有家酒店的女DJ、男服务员,去对手的店里工作,环境摸熟了再举报,四家一锅端。

­  “扫黄后这两年滑落很厉害,很多人觉得过一阵就好,但一天不如一天。”这位曾经的“老大哥”感叹,风光一去不复返。

­  东莞常平“桑拿一条街”附近,晚9点已人不多,原来这里半夜两三点还很热闹。

­  摘掉“性都”的帽子

­  即便在2008年经济危机大潮席卷全国之时,东莞酒店业发展也呈向上趋势。外界一度以为,桑拿是东莞酒店的支柱,而酒店与色情服务业水乳交融。

­  “事实上,酒店最大的盈利还是靠客房。”一名熟悉多个酒店老板的东莞老警察说,有的酒店人工、物料等成本一天只需50元,现在辖区的酒店,100%都是亏钱的——酒店视频监控与警方联网,数据显示,客户入住率不到20%。

­  老警察说,桑拿、餐饮等都只是配套,并非所有酒店都有桑拿,高档酒店才有。90%以上酒店老板并不亲手经营桑拿生意,大多是把部分楼层承包给外面有实力、有背景的人。“桑拿生意远没想象中那么好做,找女孩子,找客源,做管理......没能耐的吃不了这碗饭。有几个能像黄江太子酒店那么有实力?没有的。”

­  太子酒店董事长梁耀辉,江湖人称“太子辉”,身家数十亿,曾是全国人大代表。但即便是他,也没能撇清涉黄酒店的干系。2014年2月9日,央视曝光他手下一家酒店裸舞选秀涉黄,他最终因组织卖淫罪、协助组织卖淫罪、毁灭证据罪获刑。

­  “2·9”扫黄当天,东莞出动6000余警力扫黄。此后,东莞将这一指标纳入年度考核,涉黄单位一票否决。直到如今,一旦查实涉黄,不仅涉黄场所脱不了干系,辖区的镇街书记、村书记、公安局长、派出所长都将连坐处罚。

­  早在2009年,东莞桑拿业最鼎盛之时,就迎来一次大扫黄。2012年中央八项规定实行以来,经济下行,这是持续冲击酒店发展的根本原因。而“2·9”扫黄,被视作压倒东莞酒店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  东莞市统计局数据显示,2008年东莞全市星级酒店达到历史最多,99家。2014年年底这一数字锐减至63家,其中五星级酒店21家。

­  “莞式服务”闻名于天下,与招嫖信息有关。时间倒退十年,网络并不发达,电脑上不时会弹出色情网页。东莞色情服务的大尺度招嫖广告,被心怀不轨者推到国内外,一传十,十传百,东莞就这样成了“男人的天堂”。

­  “哪里的色情服务不是那点把式?”一位亲历扫黄的东莞老警察说,“这真的害惨了东莞,一旦被标签化,多少年都脱不了干系。”

­  曾经承载着灯火酒绿、纸醉金迷的豪华酒店,如今也不得不走上转型之路,这似乎印证着东莞“返璞归真”的方向。

­  一位前酒店老板感叹说:“等东莞不再被误以为性都之时,没准儿,那些离开、不敢来的人又回来了呢。人气回了,酒店自然就活了。”

­  (应受访者要求均系匿名)

中彩在线官网app下载

笑傲红尘官方版

天行道BT版

相关阅读